墙头蹦迪,目前主怪师|原创
冷坑选手,随缘更新。文画双双练习中。是个快乐孩厨
高三备考,大概消失到明年六月
抱图转载随意,有注明就行

双子导师 随笔的日常

不咕不咕我不咕,明天更新赶骨骨

随想随记,随机填坑。
迷蒙中一个吻落在黑鹭耳尖,他知道是谁,他闷闷地哼了个鼻音,刚刚坐起来又埋进了自己抱起来的被子里。
“十分钟,自己打理好,我走了。”
黑鹭看了眼走出房间的人影——虽然他在三分钟后就忘记了自己的所见——他又闭了会眼,突然一蹦下床就冲去洗漱。
十二分钟后黑鹭急匆匆扯着袖子披风到了客厅,白鹭撇了他一眼,一抖手上的报纸放回原处。
“刚好看完这一页,走吧。”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出了门,黑鹭只好一路踩着鞋跟赶上他,扶着白鹭的肩膀把鞋拉好。

距离午间放学还有五分钟。白鹭还在讲台上说着要点,最后一排靠着走廊的一侧窗帘被悄悄拉开了一点,一个黑色的身影扯起帘角,安安静静地看着,并对着最后一排发现自己的学员做了噤声的手势,又望回讲台上。
距离下课还有两分钟,刚刚发呆的学生有些愧疚地想要看向刚刚的身影,却发现那边的帘子已经被放下,没有人影藏在后面。
下课铃准时响起,白鹭导师恰巧说完下课,在他望向教室前门的时候黑鹭导师刚好停下了步子,站定在门口朝他一个眨眼。

在散步的路上他们想到什么谈论什么,不知不觉谈到了先前热恋期间,黑鹭一脸故作嫌弃地说老哥你说为什么热恋的人就那么喜欢亲嘴呢?那段时间嘴像要被亲肿似的,也不觉得难受。白鹭撇了撇嘴,突然上手轻飘飘搂着黑鹭肩膀凑上去要亲他的脸颊,却被黑鹭更快地一下亲在他的耳垂。白鹭被这一下整懵了,黑鹭蜻蜓点水的一下后就从白鹭还僵着的手臂下面钻了过去,大声笑着丝毫没有避讳。

晚上整完了工作结伴回家,黑鹭在路过那家烤肉店的时候就走不动路了,站了两分钟觉得自己暗示得足够了,一回头才发现白鹭已经往前走了很多,他“哥——”的一声仰头拖长了音,不情不愿地跟了上去,握上白鹭一直伸向他的手时他看见白鹭得逞的浅浅笑意。

回到家的时候黑鹭被白鹭摁着脑袋亲了一下。
“感觉难受?”

白鹭最后还是煎了一个蛋给黑鹭当夜宵。

白鹭小心翼翼地钻进黑鹭帮他留出来的被窝里,黑鹭抱着被子团成一团,呼吸平稳看上去像熟睡了很久。白鹭躺好在床上,盯了一会天花板,还是选择翻身睡向黑鹭那一侧,在他靠到黑鹭脑袋旁的时候,黑暗中有什么亲了一下他的鼻尖。
“我会梦到你的。”

每个文段都很跳跃,因为是随笔记录,可能是爽文
写成正文,随缘吧(不对)
是已经过了热恋期的两位导师,我还是很喜欢写平平淡淡的情感吧
如果有人想看正文我努力在九月份写完——!!咕咕咕!!
尝试节奏缓慢的日常,可能能写两三章σ`∀´)σ 没有指定cp,年上下按个人随意吧

评论(7)
热度(44)
© 平咕咕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