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蹦迪,目前主怪师|原创
冷坑选手,随缘更新。文画双双练习中。是个快乐孩厨
高三备考,大概消失到明年六月
抱图转载随意,有注明就行

STORY6

WEEK6.

理智末途与悬崖勒马。

EVEN A WELL LIT PLACE CAN HIDE SALVATION.\隐藏救赎的灯火通明之处

*时间保存下的一成不变  祝食用愉快

FREDDY还未反应过来时,GOLDEN FREDDY的理智已快到崩溃边缘。

红色半凝固浆液混合着黄色液状弄脏了原先整洁的黑西装外套,双手剧烈的颤抖着,交叠在口前掩住半张脸,瞳孔因极度恐惧而快速收缩变小,遮掩住的嘴半张着,尖叫被压抑在喉间只剩下低沉的气音。

该死,操蛋的番茄酱鸡蛋三明治早餐。

FREDDY几乎是将手上的圣经狠狠砸在木板上——那可怜的小玩意儿的精装外壳都要摔出痕来了哩。他快速来到了GOLDEN FREDDY身旁,抬手捂住对方眼睛,一手轻环过对方肩部,让他别又掉进那可怖的回忆中去。

他曾经从SPRING TRAP前辈那儿,以一夜的酒费与连带的小费——一笔可不算便宜的价格——作为交易了解了些许三十年前的陈旧事儿。

那件事像蓝莓乳酪芝士蛋糕对之人们的新鲜感——就是字面上的那般——经不住时间,没多时也就没了影响。得知道,就算是只长了三条腿的猫也比这事儿稀奇——谁不知道机器人可从来靠不住呢?

但对于蓝莓和商家——比喻意味上的GOLDEN FREDDY与披萨店,霉变是不可逆的严重损伤。商家或许还能尝试丢了蛋糕甚至新开个店。至于蓝莓,显而易见的,只能成了这事儿的陪葬者一同腐化。

“这破事对他的影响可不小,以致你得小心着些。”百无聊赖地转着手上空酒杯的破旧前辈向转头打算离开的FREDDY开口道【好好待他,算是我替这个身体旧主的请求罢了。】

就这事对GLODEN FREDDY影响不小这个,这话倒真不假,时间没有冲淡反倒是把腐烂的状态保留至今。

不止一次的,FREDDY醒来时发现他的好伙计坐在床沿,白色眼瞳中倒映着黑暗,他的眼睛甚至失掉了最基本的生理反射,生理盐水直接从眼眶溢出。瞳孔放大而无神,机械制而缓慢的口部张合才能证明这个苍白的人处在“活着”的状态下。

或许仅仅是能动罢了。

他放缓动作,无声地移到GOLDEN FREDDY旁边,正斟酌着如何开口才不至于刺激着对方脆弱的精神状态——就目前而言。倒是GLODEN FREDDY先开了口。

“你能听见吗。”一如既往的,低沉如同念悼词的声音。他所用的是陈述句。

FREDDY的听觉系统反馈给他的——两人体内机械零件的微小摩擦声,对方活动口部时几近细不可闻的齿轮弹簧声,甚至是门廊外的破损电路的电流声——这可已经是他的听力极限了,作为一个科技含量可不算低的机器玩偶。

“故障。”GOLDEN FREDDY声音平稳,接着上一个陈述句将最后一颗钉子钉入自己的棺材板“故障的声音。”

多么可笑。时间赠与他的永恒,包括那个错误一并成为了如今的他。

FREDDY把心思收回,才发觉怀里的人早已停止颤抖,神情冷漠如初,就像是真正失去理智的反而是FREDDY自己。

“大惊小怪。”GOLDEN FREDDY摸索着口袋将烟叼在嘴中,视野被遮住导致他在点燃火机的时候焰尖擦过脸颊,带着一阵轻微的灼烧疼痛,他稍稍蹙起了眉。

把烟放在嘴中的时候,口部张开的动作又带动着脸侧莫名的故障处,那个几乎像呼吸一样平常的故障声又钻进了他的脑子。他甚至想过将耳膜戳破,或许能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一个明显没有任何意义的举动。

烟草的味道充斥着口腔,一定程度上转移了他的注意。GOLDEN FREDDY讨厌任何有温度的物体存在于他的口腔——除了死亡与香烟,他的口中无法接受任何。哪怕是已经有过肌肤之亲的FREDDY。他们之间甚至没有过一个亲吻,听上去完全是个滑稽又不真实的笑话。

谁知道故障会不会传染呢?

他取下烟,正想要将浑浊气体吐出,原先揽着自己肩的手突兀的托着下颔,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嘴上覆上了个温暖触感。一时惊诧完全没了下一步的动作,神经反射性的想要扭头避开。对方倒也没什么意思,没有料想中的发展,仅仅是一个短暂的相贴。

FREDDY也不知道自己所为究竟出于什么——一时兴起抑或是其他任何的理由。或许这部就不该去推测理由,这个理由必定不是自然。

怎么说呢,就是故障那样的不自然吧。

烟味,FREDDY回忆了那个味道。

又或许是平常却让他感到性感的要命的故障味。

谁规定过故障究竟尝起来是什么味呢。



大写欧欧西。救命

评论
热度(5)
© 平咕咕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