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蹦迪,目前主怪师|原创
冷坑选手,随缘更新。文画双双练习中。是个快乐孩厨
高三备考,大概消失到明年六月
抱图转载随意,有注明就行

我有個故事.屬於他們的故事

日常刀雙金.我就是.脫不出來

golden freddy是在酒吧找著spring trap的.
那個暗淡金綠色頭髮的青年倚在吧檯上.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上的酒杯.
golden freddy討厭酒吧裡的一切.煙酒,女郎,紙醉金迷.
現實文明社會的一切在這裡面都亂了套.
他扯住對方衣袖示意趕緊離開.可對方只是坐在轉椅上打了個轉,轉到他面前時弓下了腰,晃了晃手上的空酒杯示意酒保添酒.臉上裂縫上翹似笑非笑.
[陪我喝一杯吧.]小口飲著新加入的血腥瑪麗.絲毫沒有想走的意思.
出於無奈.golden freddy隨口要了個對方嘗嘗提起的長島冰茶.
雖然spring trap原意僅僅是想要調笑對方連酒都碰不得之後再給他個檸檬水的.但事情走向永遠不是寫在紙上的公式.他做出了這個選擇那麼之後的一切都要跟著不同啦.
就像那個沒人註意的亞馬遜蝴蝶.
可憐的goldy.這個小伙子連一罐氣泡酒都能輕易灌醉他,更何況是現在這杯調和烈酒呢?
人聲喧鬧.spring trap在無所事事之眾的調侃玩笑聲中把這個醉醺醺的傢伙架出了酒吧.HEY!明明喝得更多的是他,可現在他還得把這醉漢扛回店裡.哦.滑稽的玩笑.
「OH.姑娘.姑娘.合著你的腳步連步伐最凌亂的踢踏舞者也要嘲笑我們的步伐.現在可沒在開舞會呢LITTLE GIRL.」goldy一個勁的往邊上靠.被擠著幾乎邁不了步子的spring回了幾句玩笑話.也算是趁著對方喝醉借機調侃.別以為醉漢會聽進哪怕半句話.除了下意識的幾句瞎應和外他都快要將spring trap擠在墻上了.
這可不會是什麼好故事.所有人都睡了.故事發展從沒有正軌.
Spring幾乎是拖著goldy走過街道的.哦見鬼誰知倒這傢伙喝醉了還會賴地呢?
特殊情況特殊處理.這個事情Spring trap從不會忘記.
他在那個老闆驚訝——業後續是驚恐訝異的眼神中進了賓館.交了錢取了鑰匙又扯著goldy上了樓.
真該死.為什麼奢望著這家黑酒館旁的旅館呢.他在打開房門的一刻就像是發現早餐碗中牛奶浸泡著發霉玉米片.
情人旅館.果真這兩家店是合伙犯罪的吧.洩氣似的將goldy丟在床上.Spring trap整了整先前被扯鬆的領口.順帶去鎖上了們.
接下來就是照例的套路.他們可以幹上一炮.第二天正常回店.一切如故.
夜深了.故事都閉上了眼.現在僅僅是一場戲.沒有人當真的戲.
記住說過無數遍的台詞.
拉燈.後續有車但我不想寫.
還有我.真的不會排版!哭出聲

评论(3)
热度(5)
© 平咕咕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