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蹦迪,目前主怪师|原创
冷坑选手,随缘更新。文画双双练习中。是个快乐孩厨
高三备考,大概消失到明年六月
抱图转载随意,有注明就行

日常刀雙金

其實是我骰輸.那個GF給我的罰戲梗.略略略
先把罰戲放上來.又不像文又不像戲.鹹魚
就當存個梗.預覽.預覽.
後期重寫的話會擴寫.如果有人看。)
我希望我們從未相見.
雙金.就是不發糖.
ST喝高磕嗨背景.無所畏懼
手上端著酒杯步子開始搖搖晃晃.絲毫不理會對方有些厭惡的眼神靠在他身上.熟絡的勾著肩把杯子裡剩下的酒全倒到嘴裡.
HEY.HEY你知道嗎.我可討厭現在的現狀.僅僅因為我們曾經相識相見.被酒精蠱惑的大腦混沌.說話開始胡言亂語.
天該知道我有多想靠近你.就像是代達羅斯的那個傻兒子一樣.他該知道有些東西是我們無法企及的.哪怕再怎麼想靠近.
OH上帝.如果我們不曾相見那該是多麼幸運.在我睜眼後的噩夢中我們才會初次相認.拋開以前的甜膩惡心的回憶.聽起來叫人激動.沒有過fear bear和spring bonnie.有的僅僅是兩個破舊玩具.
或許體表的破舊能讓我們兩同病相憐哩.我們可以去酒吧賣光所有的酒.或許把它們都砸了?那可真是有趣.我們還能一起去紅燈區玩玩.看著那些穿著暴露女郎們跳著鋼管舞.我們甚至可以把清一色的富蘭克林塞到她們的胸間.就像兩個痞小子.
我們可以在大庭廣眾下毫不避諱的飆車.雖然我們都沒有駕照.我們能口無遮攔的說著下流話.我們可以幹出任何違反法律的事.聽起來多麼像個天堂.
但是我們相遇了啊.我們都認識了曾經的對方.於是這一切都變得不同了啊.
沒有煙酒.沒有姑娘.沒有無序.
甚至我連對你說話的勇氣都沒有了.
醉醺醺的絲毫不經考慮就說了一大堆.酒精作用的刺激下眼眶多少有些紅.興許還有幾滴生理鹽水?不那隻是個玩笑.嘟噥著靠在對方肩上.半夢半醒.
歐歐吸.很可以

评论(3)
热度(3)
© 平咕咕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