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蹦迪,目前主怪师|原创
冷坑选手,随缘更新。文画双双练习中。是个快乐孩厨
高三备考,大概消失到明年六月
抱图转载随意,有注明就行

双金.神父au

神父au的双金.
要命我写不出那种感觉xxxx
golden freddy感觉他的天父似乎不再眷顾于他和他的教堂.
普通的星期日弥撒.信徒们念诵着福音或旧约.高歌赞扬着天父的无上荣光.乞求着天父的救赎与垂怜.
在象征着吉祥和喜悦的白袍中.一个披着黑色外衣的人是如此醒目.
如此突兀的颜色原只有golden freddy身上的绿色祭披.那示意着希望的颜色.在golden freddy开始正眼打量时,那个陌生人也抬起了头.反色的眼白衬得白色的眼瞳像是在微微发光,如同打扫时阳光下飘忽的粉尘.他朝着golden freddy微微一笑,嘴角的裂痕像古旧建筑上的裂缝,一直开裂崩断至脸侧甚至耳根.
这是何等的惊恐.可他身边没有一个人对他产生什么反应,似乎只有golden freddy能够看见他.
独独表演给一人的戏.
陌生人在胸前画了个五角星.在golden freddy快要尖叫出声时没了踪影.
虽是惊恐.golden还是注意到.
那个人的胸前,缝着666.他所画的五角星与常人相比是倒着的.
天父放弃他了吗?为何教堂里会出现一个恶魔?
他遣走了修女和信徒们.关上了装饰着繁复花纹浮雕的大门.扣上了从未使用过的锁.这只是个小镇.教堂的暂时关闭不会影响着居民们,不会有人生疑.他是这样安慰着自己.
他披裹着各色的祭披入眠.恶魔在大厅的钢琴前弹奏着不成调的曲目.他向着耶稣受难像祈祷.恶魔在塑像上涂满了山羊与倒五角.他吟诵着古老拉丁文写成的驱魔咒语.却发觉恶魔的声音在他耳旁越发清晰.
他无法忍受.一周即将过去.人们会如何谴责自己?他早已不敢想象.
他的神没有给他任何指示.就好像是抛弃了他.
或许他该面对恶魔.面对堕落.

我.终于.写完铺垫啦!!!!
感觉这个转得非常生硬x本来想写出神父被恶魔诱惑的.然而现在成了被烦得不行选择堕落.
这真是太不好了.我觉得我迟早要把这个au重写.
我找个时间把剩下的片段连起来.希望能开得起来

评论(5)
热度(11)
© 平咕咕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