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蹦迪,目前主怪师|原创
冷坑选手,随缘更新。文画双双练习中。是个快乐孩厨
高三备考,大概消失到明年六月
抱图转载随意,有注明就行

警服play

熊狐警服.其实一点都看不出来
开个婴儿车.祈祷不翻
哥谭警察背景.
Foxy在推开freddy办公室的门时空气中夹杂着咖啡味.
他名义上的上司正坐在桌前,厚重的钢笔在纸上留下了一道道浓重墨渍。也许是几个重犯又跑出了监狱.foxy看到他上司严谨的印刷体变得连花体都不如,这事也不是一两次了.
“你该休息休息,freddy.”foxy抽走了freddy的笔和文案,帮着签上.“再写下去连医生也认不出你的字的.”
“那几个该死的混蛋又用旧监控逃出监狱.这点愚蠢的小伎俩都让他们成功了几次了?!哦天杀的.上帝那个糟老头为什么不来管管.”
“如果他能够救救你的黑咖啡和监狱如同上个世纪的监控那都足以说服我去做个神父啦.”foxy对freddy的咖啡很是嫌弃.
“这咖啡喝起来简直就是把积了几百年灰的符纸烧成灰再加进水里.freddy你可别告诉我你真是这样做了.”
“在批判我的口味前还是先看看自己吧小狐狸.加芥末的血腥玛丽的口味我可不敢恭维.”
“在转而讽刺我的时候你该想想怎么把我留下.”
foxy扬了扬手上的杯子.“毕竟我可是今晚留守在这的最后一个职员哩.或许您更喜欢孤苦伶仃的守在这警长?”
“这听起来可真够糟的.那么你打算些什么呢机灵鬼?”
“任何能使这杯咖啡好喝起来的方式.可你这甚至连一勺调味的糖浆都没有啦.这可真是悲哀.”
freddy拿过被子抿了一口,揪着foxy的衣领便一口渡了过去.
警帽早被碰到在地,foxy被freddy摁在桌上,黑色严谨警服下白色的衬衫已被解开了几颗扣子,露出线条分明的锁骨.
“HEY.freddy,你想这样做已经很久了吧”foxy看着埋在自己颈窝的人撇撇嘴.
“这次你和我分享你的咖啡,下次我回请一杯玛格丽特吧.”
“那看来我得独享了.小狐狸.”

真的.没有后续.没有后续
屯粮是个好习惯
获得了神父au的双金车脑洞.也许会写吧.也许.有人看的话

评论(3)
热度(28)
© 平咕咕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