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蹦迪,目前主怪师|原创
冷坑选手,随缘更新。文画双双练习中。是个快乐孩厨
高三备考,大概消失到明年六月
抱图转载随意,有注明就行

匹萨店日常缺钱倒闭

脑坑向的旧熊狐狸.熊狐大法好入教保平安bu
有毒.谨慎食用

在freddy去保安室溜了一圈后他发现foxy依旧泡在酒吧里.
虽然只是笑几声和放首歌的时间,但实际上耗费的时间也不少-------「就像一具腐烂的木乃伊在尝试用他那早已朽烂的声带唱完let it go 一样的漫长和难听.」foxy是这样评价的.但这多少带有个人的感情色彩和夸大其词.至少freddy是如此认为且自我安慰着.
我们的海盗先生目前趴在吧台上,未被眼罩遮住的漂亮的金眼睛轻轻眨动着,虽然远望上和睡着没什么区别.带着烧焦痕迹的白色衬衫前襟早被漏下的酒液打湿,留下一块块突兀的污渍.
“我可不打算帮你洗这件衬衫,脏成这样,可不敢担保bonny会愿意帮你再洗‘最后一次’.”freddy轻笑一声移至foxy身旁,自顾自地拿起还剩下一半的酒杯抿了一口,顺口嫌弃了对方的衬衫和口味:“淡麦酒?这玩意尝起来就像铝在水里融化.我还以为你会选择那些浸在泡尸体的沉船里的佳酿呢船长先生.”
foxy只是动动耳朵,看见对方一脸难以忍受这种口味的表情,“嗤”的一笑后发出舒服的哼声:“freddy你别以为小声我就没法听见,你刚才的笑声就像是被扼住脖子的鸡鸣.闹人.”他撑直手臂,尝试着站起.脚在地上一打滑又跌坐回椅子上,盯着freddy挂着傻笑.
“这儿只有个喝傻了的小狐狸,没人.”freddy看着对方因为喝多而涨红的脸确定这家伙已经喝高,难说在自己来之前灌了几杯麦酒才会醉成这样.向酒保要了杯柠檬水,示意对方解解酒.
“嘁,你就不能用些惊喜的方式?”foxy看上去实在不满,用右手的钩子勾了勾自己的前襟,顺手勾断了一颗聊胜于无的扣子:“用你招待那些婊/子的方式.”
“哦好啊.”freddy抬手把一杯子泼到foxy脸上.“surprise."
听说最后发展成了fight.为了赔偿酒吧的损失匹萨店不得不加班加点顺带兼职.
作为罪魁祸首的两人被丢去穿上匹萨装去街上发传单聚人气.
最后因为衣服太丑而导致人气暴跌.不得已转职成牛/郎店一周.
一个充满教育意义的故事:)

评论(2)
热度(20)
© 平咕咕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