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蹦迪,目前主怪师|原创
冷坑选手,随缘更新。文画双双练习中。是个快乐孩厨
高三备考,大概消失到明年六月
抱图转载随意,有注明就行

云亮 悄悄话


赵云接了那小巧简陋的纸杯,暗暗笑了先生的几分幼稚。
诸葛只瞟了眼笑得肩膀耸动的人,放了线一端的纸杯到自己嘴边。
赵云只得收了笑,专心凑到杯前听着。纸杯里传来闷闷的声音,模糊得不真切。
“有些事,是只同你一人说的。”
“例如我知道你前些日子失手摔了我中意的茶盏,你心有愧疚把碎片藏了墙角,又买了个想趁着我没注意换上。”
“我也知道你上回得胜归来并非大获全胜,刀伤该是在你肩胛至腰,至于你始终不敢背对我站。”
“再如,亮心悦你。”
前两句话听得赵云一愣一愣的,脸上又青又红,心虚地伸手一摸自己身后伤处,挠了挠脸不知手该怎么放。突然一句叫他整个人一滞,竟是一下反应不过来,只下意识呆呆回了句:
“啊?”
等得他终于明白方才军师究竟说了什么,急忙伸手要抓这窃笑着看着他的人。
“军师方才说了什么?”
诸葛早防着人捉住自己,一抽手腕一起身,捻了扇柄半张脸藏在扇后偷偷笑着。
“这话可只说一次,若是没听着就当作废罢。”
赵云这一听便急了,三两步一个突进到人身边,差些将摆着的小桌撞倒。赵云回头看看还在摇的小茶桌,又看看诸葛正盯着那桌,怕惹着他心躁只敢虚虚圈住人的腰,耷拉些眼角看着军师。
“这纸筒传音实在的差,烦请先生再说一次。”赵云看着诸葛没有挣扎的意思,大着胆凑上去正是要亲,直直吻上一片冰凉。
“那你找它算账去。”原是军师将扇子一竖,在两人脸中间隔得严严实实。赵云只能隔着半透的莹蓝屏幕见诸葛亮嗤嗤忍笑得难受,
“一句话一个吻,将军。亮的话没有传到,怎么敢向您要呢?”诸葛见这人的脑子实在不开窍,叹气一反手敲了敲赵云脑门。
“云心悦您,先生。”赵云这也是一点就通。“云一介武将,说白实在是个粗人,道不出细水长流海枯石烂的细腻话。”赵云捉起诸葛的手,轻握着送至嘴旁轻轻一吻指尖。
“您是我的追寻,是我心之所向。”
“我将成为您的盾。”
“我可以吻您吗?”
“说得好似把自己当给我一般。”诸葛把扇子一撇开,扶着赵云的脸凑上去轻贴上唇。
“许了。”

亮亮:我觉得你讲蓝都归我比较实在。
就想写点平平淡淡的恋爱了()

评论(60)
热度(63)
© 平咕咕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