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蹦迪,目前主怪师|原创
冷坑选手,随缘更新。文画双双练习中。是个快乐孩厨
高三备考,大概消失到明年六月
抱图转载随意,有注明就行

55fo小点文——双金

http://kunnianhuoying.lofter.com/post/1d88dcf1_c70b70c
接上
WEEK?
不被记录的故事Ⅱ
And God proceeded to say:"Let light come to be." Then there came to be light.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普照大地

不被知晓的恐惧与无意的救赎,食用愉快。

在门关上的一刻,spring trap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压抑。狭小封闭的空间挤压着他,黑暗中总有死亡潜藏在他身边,这是他一直以来深知不疑的。漆黑所带来的死亡气息与背景中喧杂的电流声撕扯着他的耳膜,折磨着他,干扰着他的体感。
“手机借我一下,开个手电我怕黑。”他似乎听见自己破损的声带摩擦振动发出声音,低沉,带着恐惧。这本该是不应当的。他从黑暗中生出,此时却因黑暗畏惧。
光啊,恶徒期盼着光亮。太阳光,手电光,烛光,哪怕是以焚毁自身为代价的飞蛾扑火的光,只要能让这操蛋的黑暗消失就好。
白炽灯光稍微缓解了窒息感,但他仍感受不到任何——气息,思维,体感。单一光源照亮了视觉层面上的黑暗,他明明抓紧了对方的手,拥挤走道间身体的摩擦也证明着物质的存在。
可他仍感觉一无所有。没有光,没有能凭依之物。他步行在黑暗中,机械制地说着话,他全然没有思考,一个个单词蹦出,好似淡化着不存在的枷锁。莫名而来的恐惧侵占了他的系统,他没有一点抵御它的方式或指令,只能任由其将他充满。被填充的感觉非常不好,就spring trap个人而言。当golden bonnie的皮套被purple guy的身躯填满,一个沉睡便诞生了ST。谁知道再一次被填满后又可能生出什么呢。他压根没心情去想,也完全没了思考模式。
恐惧,恐惧,恐惧。
接着那个东西荡了下来,一切顺理成章。
他现在可后悔了——不仅仅是被吓着的丢脸问题。他又回到了黑暗——即便按理他也没有离开过——他这下连视觉上的光明都失去了。他突然很想哭,像个任性的孩子,顾自的大喊大叫,发泄情绪似的打着滚耍赖就能要回失去的一切。付出低廉回报丰厚,这完全是一个诱人的交易。
但他做不到——他早已失去了他的泪腺。他尝试着给四肢发出移动指令。可是身体没有丝毫回应,甚至连头都没法抬起。他现在倒是越发想要嚎啕大哭了,至少他还能操控那易碎软弱的小玩意。他现在甚至不如一个新生儿。想到这点我们的st先生就无比的郁闷,他不应该如此无助和害怕。毕竟他连没有一个成样的脑子——字面意味上。那不是在面对未知或危险时的心理反应——那恐慌无力——也同样不来自体感方面。
怎么说
就像面对真相那样的恐惧。
他的视觉系统突然接受到了光亮,模模糊糊的亮度提高使系统控制着他抬了头。早知道它比起听我的更喜欢光亮——st先生小小的懊恼了。他的双眼一时无法适应光明而半眯着,迷蒙中一个影子向他伸出了手。黑色的影子给他留下的印象并不算好,此时却是入魔似信任了对方。对方背对着光明半身投入黑暗,摩里斯克之剑将光与暗斩开,他的黑暗第一次迎来了外人。他的援手简直就是归来之鸽嘴中的橄榄枝,是将溺死之人够到的浮木。当他们的手相牵时他是这样想的。
他被对方牵着走过黑色的道路,他能看见微弱光亮下人微微翘起的嘴角。
他们并肩,走向不可知的光明。

@七笔Dash
从55fo到60fo终于写出来了……我的效率很高了()

评论(7)
热度(13)
© 平咕咕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