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蹦迪,目前主怪师|原创
冷坑选手,随缘更新。文画双双练习中。是个快乐孩厨
高三备考,大概消失到明年六月
抱图转载随意,有注明就行

朴实简单的云亮乡村爱情故事

爽文。自设农村p。照例的乡下孩子云x知青亮。但又想玩出新花样

并不朴实的农村爱情骚话集

#土话用白话。因为我只找到了白话翻译器(尴尬。

#为什么后面没有土话。因为我复制粘贴也很累()

翻译在括号里。没翻译我也要看不懂了

 

“你系乜人?我唔识得你。”

白发的青年坐在树荫下的树根上,挽起的裤腿露出白花花的脚踝,细长手指捻着蒲扇柄不急不慢地扇着风。叶间零碎光斑撒在人身上,对知青先生有着浓厚滤镜的赵云自觉滤去那人不算雅正的坐姿,只觉阳光下的先生美好得不可方物,叫他一时看了呆去,差些没反应过那青年摇着扇子是示意他去一同坐着。

村里新近来了个城里知青,自道是倦了城中乌烟瘴气,下乡来度度小日子。乡下人没见过读书人,这下便都围着人转,像瞅着什么稀奇宝贝。这书生又生得清秀,摇着小扇字音端正清丽,也乐于与人扯些家常,一来二去也迅速熟络透了。

待到赵云在人身旁坐下,就见一把蒲扇递到自己跟前。那人自然地示意赵云为二人扇风,悠悠哉哉俯身摘了株草在指间骚骚。

“天口热,叫你系道休息会,也当借你些风。”

“见你面善,唔知你叫乜野。”

说来也怪,这先生初来,说起话轻声轻气,道着口流利标准的普通话,怕是半村的小姑娘没事就躲在自家田里,悄悄咬着舌头学。到了混熟后,背地里人少时先生反倒收了正经口音,偏爱说些当地土话。只是说惯了正话,这土话的发音便有些滑稽,直叫几个人儿发笑。先生也不羞恼,自顾自地说着。

赵云觉得这般的先生有些笨拙得可爱。

 

“赵云,表字子龙。”想这事儿正出神,后知后觉的急忙应道。他努力找着平日偷偷练习正话的感觉,忆及儿时看过的话本,又道句:

“子龙见过先生。”

不知是他这自作聪明的一举,或是那蹩脚的普通话发音。先生抬手轻遮了脸噗嗤一声,许是念及没有他人,便撤了手靠在赵云身上笑了好一阵。

“倒是明白了你们为何笑我。”刮了刮眼角,半靠着他的人儿一使劲坐直回去,转身对着他轻叹有趣。

“知我何故笑么?”

先生眉眼蕴着笑,一下子望进他眼底。

“子龙。”

 

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

以赵云贫乏的古诗知识,他想不出什么莺歌燕舞春雪初融,只莫名记起这句。

他当真是爱惨了先生纠字音时的模样。

少了背地里的随性或人前些许的拘谨,添了几分陌生的淡漠疏离,却是沉于字词间音韵的认真劲。低垂着眼字正腔圆念了错音,转又消了方才威严轻声笑着问可记下了。

那是他首次如此羡慕这些孩童,能日日缠着先生讲字音,毫无顾忌地闹着要听故事。

 

见着人又出了神,先生举了刚揪下的草梗挠了挠人脸,有些好笑。

“倒反省得挺快,不似孩子那样闹我再说一次。”

“报姓名应礼尚往来,我也当报我的名给你,可别听漏了。”

取过赵云手上的扇子,轻轻在人额上拍了一下:

“鄙姓诸葛,名亮,字孔明。”

 

孔明。

他觉应是似曾相识。

只依稀记得年幼时他曾与一个玩伴交换过表字,他觉对方表字难念便只唤了单字亮,那人念不准字音,便顺理成章称他叽龙。

一日,他见着那孩子站在株山楂树下,那人只匆匆叫了声叽龙权当招呼,又拾了地上石子要砸树上果子。哪儿有这样摘果的。赵云好笑德止了人手上动作,三两下窜上树,取了个果儿扔进孩子怀里。

未到成熟季节,还果青味涩,渣子也多,赵云还未来得及提醒,小家伙便一口咬了下去。

“呸!呢味儿点和人嘅讲嘅唔一样?!”(这味怎么和人说的不一样)耐不住口中怪味,委屈的一口全吐在地上,唔哩哇啦地抱怨着。

“你今日点谂起揾山楂食?”(你怎么想起找山楂吃)赵云挑了根结实树枝坐着,居高临下地晃着脚,有些好奇地撑起些身子。

“兄长讲要带我去城里学些正经脚色。”弃了手上半个果子,孩子一屁股坐在一旁石板上,揪着草茎玩。

“听著山楂和味,想著村里有便想试试。”

“怕走咗就回唔嚟咗。”(就怕走了就回不来了)

 

“到咗城里,也怕你呢喉底改唔咗!”(到了城里,怕你这乡音也改不了)

年幼只当还能见到,便没有放在心上。赵云笑了声想逗人一逗。

“听咗人嘅讲,城里声痰可岩听嘅紧。”(听人说,城里口音可好听得紧)

“你这叽龙,可系要闹笑话。”

那白发的孩子听着可气的不行,从石上跳下跺了脚,想寻着方才山楂砸了人,不得变气呼呼地将手上草茎扔在地上。

“你呢人,真叫人发嬲!”

“如果我真能好好唤你表字,可是要给我好吃楂子!”

听着人咬字模糊的普通话,赵云半靠在树上满口“是是是”的应了人要求,却见人低了头一下下扯着草叶,正奇怪为何突然消沉了下去,他的玩伴开了口:

“叽龙,你一直称我作亮。”

“可这名太泛了,连村口那黄狗也被叫做阿亮。”

他仰了脸,也不知是脸红或是夕阳的光,赵云觉得他的眼睛当真的亮,似藏了月光。

“今当远离,想听你唤我表字。”

 

“孔明。”

“嗳——”诸葛支着脸,一手轻摇着扇子慢悠悠地应道。“听得出你练了口音,不错。”

暗暗藏着的事儿一下被戳穿,见着一下窘迫得通红脸的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凑上前将扇子横着遮了两人半脸,趴在人耳边轻声唤了好几声子龙。


“当初为了改这口音,我可是找着先生念了好几日你的表字。”


“你啊,可别忘了欠着亮的山楂果儿。”


评论(6)
热度(22)
© 平咕咕烟 | Powered by LOFTER